迟来的那朵花「未闻花名」

20180629-01

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青梅竹马的六人,因为面码的意外离去和五人逐渐的长大,渐行渐远,为了实现愿望的面码(灵魂)在五年后回到了喜欢的朋友们身边,重新凝聚起来的“超平和Busters”,为了实现芽衣子(面码)的愿望,再次集中在秘密基地里 ~

  • 仁太,面码,安鸣,雪集,鹤子,波波,六人在一起才是“超平和busters” ~

老友的推荐《你赠给我的回忆》,带我再次进入这朵花里;或许经历了更多的友情或恋情,或者各种的离别,甚至是永别,再看回「未闻花名」,稍微有点崭新的感觉,层层的动容,如同大家所说的那样:未闻花名,但知花香,再遇花时,泪已成行;这几年充满了各种事情,那些点滴的记忆都勾引出来了…

追忆的好友

20180629-02

夏季的野兽,压力成型的面码回到了仁太身边!?“仁太果然很厉害啊”,如同波波所说的那样,仁太果然是很让人羡慕;六年前的夏天,其实有个差不多的事情,和芽衣子一样,只不过是在初夏,虽然记忆中从没见过真容,但再也没看过她在微博上留下的足迹,时间真是一把无情的刀,原来我也快把这位动漫里志同道合的好友遗忘了,明明是那么要好的好友,如果不是面码,恐怕真的就此遗忘。

没有一面之缘,甚至在这世界的哪个角落,都不清楚,只知道这位要好的朋友,立志成为某动漫里的传奇人物,我的评价是,一位有科技感和时代感的动漫迷;突如其来的永别很意外,回想那天的事情真的很可怕,还在思索着微博里“我担心我能否话过世界末日,我担心我的命运恶变,我的归宿究竟在哪里…”这句话的含义,就收到了离别的讯息“亲爱的朋友们,我走了,我会去一个再也不会有疼痛的地方…(哥哥赠)”。

没有好好的告别就走了,走得毫无征兆,有点悔恨没有在你活跃的日子,好好地充分了解你,如果有好好地看微博的内容,就会明白你是在顽强地积极地活着,谁也没料到,天生的缺陷带走了你,虽然这是后来才知道的事情;或许当初还会有那么的一丝怨念,没有和我们提及残疾人的身份,明明可能要在青年之际与我们永别的,大家都不能好好地告别了,不过这种事情真的换谁也无法表述吧…

和“超平和Busters”的大家一直记住面码不一样,离别的六年里没有记住你,〔没有好好的告别〕真的不配被我说成是遗憾;现在想想也有些理解了,隐瞒身份,提到所在的城市也非常隐晦地回答,唯有动漫和科技是无话不谈,身为残疾人,多少对外接触还是有忌惮的吧,我姑且理解为,不想欺骗我们,所谓隐瞒不代表欺瞒,也害怕自己的身份会成为鸿沟,阻碍了交流吧,是有点可爱的 ~

这位要好的朋友,立志成为某动漫里的传奇人物,这个遗愿是无法实现了;曾经我们想过帮你实现这份遗愿,大家也想着继续执行你的那份宣传事业,不过到底是,长大了反而自感能力不足,应该说那份热情不再涌现,唯有那份念想守护下来了;现在是不是也算半个传奇了,不过不知道现在还有多少人,还记着你;现在只希望腾讯微博还能支撑下去,每逢过年再看下,那段留下来的你对我们几个的新年致辞:有你们真好 ~

六年前,自媒体还未正式上到台面,要是有机会活到现在,坚持到现在,不断努力学习的你,想必愿望会实现吧,虽然也有人继续着这份热情,但是都未曾超过活着的你;现在我甚至把一切的记录都清空了,躲进了寂静的俱乐部字幕组里打杂,这种养生的网络生活,倒也算自在,只不过…

与你最后的夏天,那是真正的最后的夏天了,六年后的夏天,你的头像还是没有闪烁起来;不能像“超平和Busters”一样,还能在夏末有机会相聚起来;希望某一日,可以看到你的留言…

成群的记忆

20180629-03

成群的好友,都是谁呢?屋前后左右的C和L,小学教室里的Y、X和T,外公家跨江大桥底下,可数之缘的G,算得上是那时最要好的朋友了,只是没有秘密基地,他们也各不相识。

要是以六年级的十二岁为一个界限,现在正好过去十年,原来属于儿童的六月也过去十年了,十多岁以为十是多么的遥远的数字现在觉得十真的是一个遥远的数字,历历在目的事情和已经忘却的事情多如牛毛;十年之前的六位最要好的朋友,一起上学放学、一起说笑打闹、一起流窜大街小巷,都已经走进分岔口。

赶上了便捷时代的脚步,原来也是一件不幸的事,骑上自行车,遍地的汽车,随处搭乘的高铁,可以飞天的梦想,彻底打破了原来的世界,组成的小群体也在不断地被颠覆;当然现在网络非常发达会不一样,不过我那时候,大家的交流建立在留言簿上,毕业留言簿上保留了名字,贴纸等等,不过已经联系不上了。

正处于那个发展阶段,分分合合才是正常的吧;值得纪念的物还保留着,当初彼此相向的所想,后面渐渐地,我说的你听不懂了,你说的我也不感兴趣了;有一直保持联系的,也有永远不再有交集的,但应该都是还惦记着,还希望能再聚一次,只是——这辈子都不会说出口了吧。

仁太,面码,安鸣,雪集,鹤子,波波,六人在一起才是“超平和Busters”,即使是面码成佛后,五人和记忆中的面码,夏末的约定,还可再相遇,真的羡慕你们 ~

残留的内疚

20180629-04

面码的意外离去,五人都各自心存芥蒂,心怀愧疚而渐行渐远;后悔的事情吗?其实很多时候对我来说是不会发生的,不过也有那么的一小段时间,也会有点感情波动吧,从小到大其实就是个很沉默的孩子,虽说高一的时候,因为某些缘故而稍微改变了点,但其实性格还是那样子,并且一直信奉着自己所创造的话,绝不为自己的所作而感到后悔是不是应该为心中所坚持的这句话而有点后悔呢

该不该后悔?不知道啊,和面码的不知道差不多吧,初出现在仁太家里的面码只是感觉要实现愿望,也不知道要实现什么样的愿望,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仁太看见自己,明明好想和大家一起说话,一起玩耍。

不知道,有时候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也想过对着夏日的夜空,诉说些自己不知道的事情;知道的事情,有时也是多么的不希望知道,内疚得说不出口,连幻想着面向的夏日夜空的那片繁星,也是没勇气直言;其实再次看了《未闻花名》后仔细地想想,原来还是有挺多残留的内疚无法解决。

长大后的“超平和Busters”,真的是幸运呐,虽然大家都因面码的离开,不能坦白道歉而耿耿于怀,也为没有真心去实现面码的愿望而自责,不过大家最后都明白了,面码由始至终都是那么的喜欢和体谅自己,最后也看到了成长了的面码,彻底好好地告别了,也算是最好的结局了 ~

内疚想道歉,只是在寻求自我宽恕吧;但是如果接受你道歉的人,其实从没责怪过你呢?又或者即使不道歉,都能心灵相通,知道你心怀歉意原谅了你,而你又明白对方肯定会原谅你,这样呢?现在好像也有这样的三位好友陪伴着,有绝对不允许也不会失去的信心,<( ̄▽ ̄)> …

两小无猜吗

20180629-05

“喜欢可不单指朋友间的喜欢哦”,“我知道的,是给仁太做新娘子的那种喜欢吧”,“如果面码能普通的好好长大的话——就能成为仁太的妻子了吧”,内心一直都没改变过的面码原来就是这样想的吗?仁太也不再逃避喜欢这个问题了,真的不可以再逃避了,终于补回了那天的第二天…

或许有人会这样想,这真的是“纯真的童年”和“纯真的友情”吗?大家明明都是有各自的私心等等的,这是从某篇未闻花名观后感看到的,我无法反驳各个人的价值观,不过我看到的大家虽然有所隐藏,但最后都敞开心扉了,并且互相喜欢的真心是绝对不会变了,这可以是六小无猜了吧 ~

做新娘子的那种喜欢吗?好像是曾经拥有的东西最后还是彻底丢失了,现在的感觉虽然轻松自在,但有那么点失落;那种喜欢比不上雪集对面码的那种至极,没有到达这样的喜欢,是不是该有点惭愧呐!?

  • First 你突然要转学,你我都无可奈何(歌词)——分校结束
  • Second 相识,是在那么不经意的瞬间(歌词)——淡漠结束

还得再说一次,从小到大其实就是个很沉默的孩子,简短点概括:宅里的世界;“离开一个人容易,要离开因为场景带来的回忆,太难”,某本书里记住的一句话,还有一句话,“判断一个人爱不爱自己很简单,就是愿意不愿意为你改变”,好像正是我没有改变,错失了这类的两小无猜吧。

玩捉迷藏吧

20180629-06

“是捉迷藏哦”,“是在捉迷藏吧…那么不找到你…就不能结束的吧”,“好—了—吗”,“好—了—哦”,“有好好的…找到我呢…”,“捉迷藏的结束语…用这个来道别…”,“面码,找到你了”,“被找到了…呢”。

捉迷藏好玩吗?当然好玩了,不好玩你又为什么会玩过?如同小时候的“超平和Busters”觉得可以制成烟花一样,任何事都能做到,捉迷藏也可以创造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童年玩这个游戏,藏过蛇出没几尺高的丛林,爬过两倍身高的废铁桶,用灰尘软木板覆盖着,进过半废弃的猪栏里,果然小孩子非常可怕。

当一次捉迷藏结束,就会有新的藏法了吧,“面码找到你了”,下次,这朵花会在哪里?

我们将会长大成人,在不断流转的季节里,道旁盛开的花,也在不断变换,那个季节盛开的花,到底是什么名字的呢?轻微摇曳着,碰触便会刺痛…凑近闻会有淡淡的青涩阳光的香味,渐渐地香味会散去,我们…逐渐成长为大人,但是…那朵花,一定依旧在某处持续绽放,没错,我们无论何时,都会实现那朵花的愿望——超平和Busters永远都是要好的朋友 ~ (动画结尾语)


动漫《我们仍未知道那天所看见的花的名字》,每年的夏夏天,希望都可以回应下现在这份心情,毕竟这是真的催泪了,虽然那朵「未闻花名」的花,是迟来的,感谢——芽衣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