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在潮州 外婆生日

20181104-01

突然间的家庭圈微信群小红点,原来是舅父发的小视频,还——原来今天是外婆的生日,近段时间没和屋企人联系,还真的不知道,相对较大的几老表缺席,其中小浩在潮州出差,一人在大学学业,一人和我一样没时间回去,而最大的表姐,正结束了晚餐从D城赶回着广州…

首先,祝婆婆健康长寿,生日快乐!不知道是不是有好多年没有,回去给外婆庆生日了,记忆也很模糊,真的不记得有没有回去了,所以现在写日志也是为了之后的回忆吧;最亲密的最年长的老人,从小到大,一步一步地长高,已经高出外婆好多年了,还看着健康的身体,真好 ~

虽然说,前段时间还看着外婆,不过有时候真的是感觉好长的时间都没见了,对比起之前在家读书的时候,现在一个月不见真的是好长的时间了,有时候可能还甚至是半年多吧;虽然说回去可能只是看上一眼,真正的并没有太多的言语,不过要的就是一种感觉吧 ~

其实吧,外婆和小浩的几位老表还是有一定的语言的,兴许是老人家想找点东西和我们说下吧,就小浩而言都有很多次了,几乎每次回去,如果没有多少的人在大厅里,都是会有这么一个时间的,多数是小浩在看手机,有时候会在门口呼吸一下空气,过来问我报纸上的几个字是怎么读的,的确外婆是识字不多,或许也是记忆力衰退了,不过打破这个宁静的时刻感觉真的挺美好的 ~

外婆老了,这几年给人最直观的就是,耳朵不是很灵了,每次进门都得更大声一点叫声“婆婆”,牙齿也不好使了,稍微有点韧性的食物都嚼不动了,吃得也不是很多,稍微容易吃的鱼肉也得万分小心才行,腿脚也不灵活了,卧室搬到一楼了;如果向前更多年,就是终于不种菜了,虽然外公还是有这个活力,不过也比外婆年轻很多吧,突然想到了一句挺优美的话来形容,“我只是讨厌屈服”。

“我只是讨厌屈服”其实在之前,用来形容外婆也是挺合适的;其实小浩也讨厌屈服,不过讨厌归讨厌,到底还是屈服了,出差去潮州就是这么一个情况,所以可能即使是记得外婆的生日,可能也是没机会回去D城了,这种工作上的生活方式,小浩已经决定要结束了。